注册高致病性猪蓝耳病的用药误区

2019-11-30 作者:疾病防治   |   浏览(101)

  高致病性猪蓝耳病的特点是三高一低即体温高、发病率高、死亡率高、治愈率低,防治十分困难,给养猪业造成了巨大的损失。在当前的猪高热病防控过程中,有很多误区值得注意。

  

  防疫就是打防疫针,可以一针安天下

  

  当前养殖场,无论其规模大小,对防疫的认识程度都比较高,过去那种拒绝免疫的现象已经很少见了。但是很多人对防疫的理解还是很片面的,认为防疫就是打防疫针,以为可以一针安天下,什么病都可以不怕了。

  

  实际上,防疫是针对疫病流行的三个必不可少的要素:传染源、传播途径和易感动物,采取扑杀发病和隐性感染动物、进行消毒隔离检疫、对易感动物进行免疫注射等各种措施的综合,与建立养殖场生物安全的概念内涵是相同的。真正的防疫,除了针对相应的动物疫病进行免疫注射,保护易感动物外,还要采取相应措施消灭传染源和切断传播途径,建立检疫、隔离、消毒、封闭饲养和全进全出等项管理制度,能够净化场内的各种疫病,并形成生物安全屏障,阻止外疫的传入。

  

  疫病的传播途径就是病原体由发病动物和隐性感染动物,侵袭到易感动物的途径,分为直接与发病动物、带毒动物接触的直接接触传染和与发病、带毒动物的分泌物、粪便、饲养管理用具等携带病原接触的间接接触传染。

  

  高致病性猪蓝耳病的传播途径非常多,病猪的分泌物、精液、排泄物等都可以成为病毒传播的载体,通过呼吸道、消化道接触后均可感染。但该病毒对于自然环境的抵抗力又不是特别的强,主要靠直接接触感染。

  

  确保集中规模饲养成功的关键就是建立科学的防疫制度,严格消毒、杀虫、灭鼠,减少病原体的污染,最大限度的切断传播途径,减小疫病的发生机率。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建立全面、定期的消毒制度,消灭因饲养密度的增加而增加的病原体污染,同时也控制各种外来的病原体污染,以及粪污造成的化学污染,建立一个洁净、安全的养猪环境。同时也要控制无关人员和车辆进入生产区,猪场内也不要饲养其它动物。

  

  养猪生产实践中常用的消毒剂,如醛类、含氯消毒剂、酚类、氧化剂、碱类等均能杀灭环境中的病毒。

  

  发热就用安乃近退烧,抗生素是万能药

  

  目前有十几种猪病都可以导致猪的高热和死亡,如猪瘟、附红细胞体病、巴氏杆菌病、猪链球菌病、猪传染性胸膜肺炎、沙门氏菌病等,均有高热、厌食、呼吸困难、共济失调的症状,常与高致病性猪蓝耳病相混淆。但附红细胞体病、巴氏杆菌病、猪链球菌病、猪传染性胸膜肺炎、沙门氏菌病等猪病通过合理治疗可以避免死亡,应当与高致病性猪蓝耳病相区别。在生猪出现类似高热的症状时,要注意对症治疗,科学用药,不宜大量连续使用安乃近等退热药物,因为安乃近能破坏免疫白细胞,大量注射后会使病猪雪上加霜。应当结合输液调节体液酸碱平衡,增加葡萄糖、维生素C等解毒、增强抵抗力的药品,再配合适当的抗生素综合治疗。

  

  平时可以在饲料中选择适当的预防用抗菌药物,预防猪群的细菌性感染,提高健康水平。如母猪配种前两周饲料中添加氟苯尼考、支原净、替米考星、强力霉素、林可霉素、金霉素、土霉素、阿莫西林等连续饲喂10天;妊娠母猪在产仔前后各1周饲料中加入利高霉素及阿莫西林,连续饲喂;仔猪出生后3、7、21天注射长效土霉素、支原净等广谱抗菌粉针剂;仔猪断奶前后7天在饲料中添加支原净、阿莫西林,连续饲喂两周并在饮水中添加电解多维以缓解应激。

  

  目前我国大部分猪场都同时存在多种病毒污染的现象,如猪圆环病毒2型、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病毒在国内种猪场的带毒率都在50%以上,猪瘟的带毒率也在4%~30%左右,这三种病毒除了引起各自的疫病外,还可通过带毒母猪垂直传播给胎儿的,造成自身的终身感染和猪场的持续感染。更为重要的是这几种疫病均导致免疫抑制,使其它疫病的免疫注射失效,给各种病原体的侵袭带来可乘之机。

  

  另外伪狂犬病、细小病毒、猪肺炎支原体、附红细胞体的感染率也很高,一旦有不良因素刺激往往发生混合感染,给诊断和治疗带来很大困难。最初高热病的致病原因很难确定,就是因为在所有发病猪的体内,常会分离到多种病毒和细菌,哪一个是原发病因,哪一个是继发感染,哪一种对猪造成的损害更大都很难确认。同时在治疗上也没有针对性,很多养殖场主和个体兽医就干脆大剂量使用抗生素,导致治疗的费用投入很多,但效果很不明显,甚至有的专家认为有一半猪是疫病害死的,另一半猪是药物中毒害死的。

本文由养猪场建设_最新养猪资讯,养猪知识_富农养猪网发布于疾病防治,转载请注明出处:注册高致病性猪蓝耳病的用药误区

关键词: 疾病防治